365体育投注65

网络体育投注十大平台

365体育投注65 十二 |無明沉睡中的一縷燭光

365体育投注65





365体育投注65

365体育投注65
365体育投注65

十二




無明沉睡中的一縷燭光



提筆寫學佛以來的修學心路報告,心中想起的是在十多年前與師父的第一次見面。

     

此前的好多年,一直深陷在“生命無意義感”的泥潭而不能自拔,面對內心的無邊黑暗,結束生命的念頭魔咒般如影隨形,但因為少年時曾經曆過姐姐早逝的慘痛,不敢也不忍讓年老的雙親因為自己再受打擊,多少年只能沉淪在黑暗的深淵裏咬牙做個“活死人”。

     

遭遇佛法,是在與師父結緣的三年之前。對於唯識佛法理論的初識,讓我對生命有了不同以往的全新認識。三年學習下來,似是而非地知道了一些艱澀的名詞、概念和理論。然而,我找不到這些概念和理論與自己生命的關聯,但又隱約地相信,照亮生命的那縷光應該就在某處,只是我錯了……

      

與師父的第一次見面是郁悶且不得要領的。滿懷的迷茫、沖突、疑問,來不及開口,就被師父堵了回來:不准提問!學佛只能跟佛學!要讓思維的守門員放假,老老實實“如是我聞”!要像錄音機錄音一樣,完整無謬地將《瑜伽師地論》錄入心田,直到能懂的識生起,才能破譯如來真實義!……多麼匪夷所思超越常識的說法,愚鈍如我哪裏能跟得上?如今想來,幸好當時確已無路可走,只能姑且一試。頂多像師父所說如同喝杯白開水,不起多大用也不致於被毒死。於是,按照師父開示的“不思考、不提問,一字一句專心讀;不求懂、不怕忘,一遍一遍如法熏”的方法,開始了後來十餘年時斷時續的大論熏習。

      

記得完整讀完第一遍大論,我呆坐在書桌前,悵然若失……為什麼?為什麼什麼都沒有發生?之前的學習,我起碼還記得住幾個概念、名詞,可這樣不求懂,不思考地讀下來,什麼都沒得到,以前記得的佛法知識也差不多快忘光了。還要繼續嗎?把可能的因緣梳理一遍,好在的的確確是無路可走了,無可奈何,雖然滿腹疑問,還是硬着頭皮一遍一遍熏習下去。最初的好多年,是在不讀經難受,讀經讀不懂也難受的艱難中熬過去的。盡管如此,我心裏清楚地知道一件事:我不能放棄,一旦放棄,也即意味着放棄對生命的希望,必將重回暗無天日的過往。這期間,讀經就是我在無望的生命長河中唯一能撈到的救命稻草。但能不能救命,內心充滿懷疑。

      

一遍遍地熏習,慢慢發現偶爾有些部分可以讀出些味道了。雖然僅是些零星的呈現,但我開始覺出這樣讀出的味道與以前對象化學習求懂的差異,這已足已讓我逐漸於師父所開示的正聞熏習的方法生起了信心。

     

大約是在2009年吧,師父為衆善友授十善業道律儀。記得那一刻,內心是踏實且充滿信心的,因為我終于找到了學佛與自己生命實踐實實在在的聯結,那就是:


諸惡者莫作      

諸善者奉行

自調伏其心      

是諸佛聖教


那一刻,我以為,按照正聞熏習的方法持續用功,在生活工作中恪守十善業道律儀,自己的善根就一定能運運增長,假以時日,一定能智慧增長,煩惱盡除。

     

然而,現實很快將建立在巨大貪欲之上的幻想擊得粉碎。面對紛繁的人和事,再對照十善業道,這才發現,知道雖已不易,可做到更是難上加難。屢屢對境觀心,發現自己的心就象充滿貪嗔癡慢疑懈怠忘念種種煩惱的巨大汙水池,哪裏找得到一點善的影子?曾經無數次,貪心築建的美好幻想和醜陋不堪的現狀之間巨大的反差和沖突,令愚癡卻驕慢的我幾近崩潰,屢屢想要逃離師父,不再學佛。可是,逃去哪裏呢?世間渾渾噩噩隨波逐流的生活是原本就痛恨厭棄的,死又死不了,來世還能遇到佛法嗎?想到這兒,不禁啞然失笑:想逃離師父,不再學佛,卻又在擔心來生能否遇到佛法?答案其實早就在:人生難得今已得,佛法難遇今已遇,夫複何求?雖然內心有諸多的艱難,但佛法所開示的生命觀,內明論所顯示的正因果相,已作不失、未作不得相,不知覺間已深深融入了生命。學佛,當是人生唯一應趣。

      

應當的方向已然確定,聞熏的方法已在實踐中深深認可,行為的准則有十善業道律儀乃至瑜伽菩薩戒,我所缺的,唯有對治懶惰懈怠,精進用功。

      

重走玄奘路回來,結束了會所的經營,搬到黑龍灘陪伴年邁的父母的同時,我終于可以摒棄外緣,於正聞熏習努力用功了。我再一次為自己制定了充實的學習計劃。一個月,兩個月……最初階段似乎還好,既使偶爾有完不成的功課,過後還能補上,可再往下,完不成的功課越來越多,補不上也就不補了,每月要向師父提交的心路報告也總不能按時提交,有時還要在師父的敦促以致嚴厲的訶責下才能完成,對于年邁的父母,每天連抽點時間陪他們說說話的心力也沒有,只能是不斷壓制住內心的煩亂,勉强維持表面的平靜而已。我常常問自己:學佛十多年,有了方向,有了方法,為什麼心還是一如從前的躁動煩亂?想起師父總說他是天下最幸福的人,我猜想,那應該源於師父對三寶生起了決定的正信,真正發起了菩提大願。可我的“信”呢?更遑論菩提大願了。問題擺在那兒,無解。只能提起精神咬牙讀經,盡力觀照自己的言行,在能意識到的每個當下努力去作當作應作……

      

幾個月前的某天,師父遍告松月人,有人急需一筆資金救急。事件在此不複贅述。這個事件促使我再次認真深入地疏理自心。為什麼師父做事總能全力以赴,不遺餘力?為什麼師父的種種決定、舉措總是打破常識,不合己見?為什麼盡管一直渴求,但於三寶的“正信”對我而言總是遙不可及?世間財的布施,在種種布施中是容易的,為什麼每每面對時,總會下意識地有所保留?……是的,是的,是因為“我”一直在操控擺布着一切,“我”才是最大最不易察覺的障礙!突然間,心上堅硬冰冷的盔甲消失無蹤,那一刻,心變得從未有過的清澈柔軟。一直以來,無論做什麼,努力做個別人眼中的好人,乃至自認在學佛,從來都是“我”在發生作用;是“我”在布施供養;是“我”畏懼後世苦果,要棄惡修善;是“我”要出離;“我”一直很努力……想要“無我”……然而,站在我執的大地上所做的一切,哪怕名之曰“學佛”,都只是在滋長强大這個虛妄卻又頑固而變化多端的“我”。以“我”為出發點的學佛,怎能不南轅北轍呢?原來,修學最大的障礙不是讀經像讀天書,不是煩惱起時無力對治,修學最大的障礙其實是從未反省過思維背景上最堅實的滯礙——“我”。此刻,突然發現自己明白了師父為什麼不准我提問,也看到了許多年來師父孤身一人踐行菩薩道的艱難。


     

諸行無常,諸法無我,

有漏皆苦,涅槃寂靜。


一直以來只把這四法印當成分辨佛法與外道的判斷標准,此時才發現這就是佛陀開示的諸法實相,這不是概念,不是理論,而是:"就是這樣,就是這樣"!

      

回望學佛以來的心路,內心有無限感慨。從最初的彷徨無依,到今日的心有所皈;從一慣的自以為是,到當下深深認識到自己確實愚癡而懷聰明慢;從不斷用豬腦子質疑佛法的真實性和師父的舉措,到此刻願意放下己見,全身心的皈依佛法僧,一路行來,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觀照。是師父搬開了擋在佛前的阻礙,引領我直沐佛光,是師父開示了正聞熏習的正確方法,也是師父用自己的身體力行,生動地詮釋了菩薩的慈悲智慧和勇猛無畏。無論弟子多麼頑劣愚鈍,善根微薄,師父或慈心開導,循循善誘,或不留情面,嚴厲責,師父所為,無不是為讓弟子能從流轉不息的無明沉睡中醒來。

      

如果佛陀於衆生,是徹底驅散無明黑暗的太陽,那麼師父於弟子,則是在無明黑暗中離得最近最能照亮腳下前行之路的那盞燭光。

      

感恩師父十多年如一日"對牛彈琴"而從未捨棄!

     

感恩師父於此末世點亮松月燭光!

     

憶念佛恩無邊廣大,感念師恩慈悲攝受,願生生世世皈依三寶,追隨師跡,護末世慧燈長燃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松月學人丙

2018.03.07

 






松月堂淘寶店: https://shop120883816.taobao.com

或 淘寶首頁搜索店鋪:93939987
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、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http://image7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Ux0snt2v3dhC61n2DeF3R11cctxcfBHudvqAicDBlibXcticCJnXqgyV1JZibziagbtuG5iceFBThK4ZmJWaWNWyiaXmg/0.jpeg
我要收藏
赞一个
踩一下
分享到

分享
评论
首页